当前位置:首页 » 舆情研究 » 舆情值报

蔡英文“三新论” 凸显其继续误判两岸形势

文章来源:新华澳报 发布时间:2017-05-05

 

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在就职一周年前夕,被路透社“摆了一道”,使其极为被动。因而赶忙进行补救,终获得路透社道歉,并说是事前不知其驻美记者也已约定了特朗普作专访,因而造成了“撞车效应”。但蔡英文却仍然咽不下这口气,即使是路透社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分别专访她和特朗普,也不应该向她“装弹弓”,出了一道让她难以精准拿捏的问题。

既然外面不可靠,那就只能是回头找岛内媒体了。毕竟,岛内媒体是在她管治的阴影之下,即使是立场不同也不敢放肆,让他难堪。按道理,最能精准反映民进党的立场的,应是亲绿的《自由时报》。不过,《自由时报》在民进党内的权力斗争中,偏帮苏贞昌而疏离她蔡英文,因而仍然不排除会有“挖陷阱的可能。”就是,最近《自由时报》就连发社论批评蔡英文,甚至使用到《有效领导与尾巴政府》的标题,并在内文直接批评蔡英文“虚伪”,“以大政府主义自居”,怎能排除自己“事主”的角色?直让人们看得目瞠口呆。

那么,就找一份政治颜色偏蓝而且又具公信力的媒体吧。于是,就找到了赞同“九二共识”但并不“亲中”的《联合报》,这样她在阐述两岸关系的“新论述”时,就不用担心会“不准确”引述她的谈话内容,而且也因为该报赞同“九二共识”而具有公信力,反衬她的专访内容的权威性。而且大陆网民可以“原汁原味”地读到她的谈话内容,可以扩大她的这个专访在大陆网民中的影响。

蔡英文之所以要找岛内外媒体作专访,当然是与她即将上台一周年密切相关。而她找《联合报》作岛内媒体的首选(不排除在“五二零”之前,还将找另外一些岛内媒体作其专访),除了是弥补接受路透社专访的“失误”之外,显然也与中共中央即将召开“十九大”相关。——因为在岛内受众的眼中,《联合报》报导大陆消息,除了经常能挖掘到独家并权威的信息之外,立场也相对比较客观持平,因而可能对“十九大”的信息可能既快又准。而她在接受《联合报》专访谈到对“十九大”的观感时,大陆也会认为较能精准地反映她的立场态度。

当然,蔡英文在这个专访中谈及到“十九大”,更是因为,过去的一年来,民进党上下都认为,习近平的对台政策会在“十九大”上有所突破,因而寄望甚殷,而蔡英文的“维持现状”及“不刺激,不挑衅”策略,也是为了做出“配合”,等待习近平在“十九大”做出大开大阖的“大突破”。但从最近北京仍然在台湾出席世界卫生大会的问题上“不松口”的情况看,似乎与他们对“十九大”的期待有巨大的落差。因而蔡英文有点失望,但为掩饰自己的再次误判,就在这个专访中说自己对“十九大”不押宝。这个说法有谁相信?直到现在,民进党人在接触大陆客人时,都在询问“十九大”的情况。

蔡英文在这个专访中,提出了“三新论”--“新情势、新问卷、新模式”的两岸关系互动新主张。表面看,人们可能会被连续三个“新”字给吓唬住了。但仔细一看其内容,却是只有华丽的辞藻,没有实质内容,在去掉那些“水分”之后,连“渣”都没有。好像不似蔡英文的风格。毕竟,她在竞选台湾地区领导人时,还提出了一些实质性的东西,否则就不会骗取到那么多的选票。而在其“五二零就职演说”中,还有什么维持“宪法体制”和《两岸关系条例》的两岸定位。毕竟,台湾地区“宪法”是“一中宪法”,其“增修条文”的首句就是“为因应国家统一前之需要”;而《两岸关系条例》的首句也是“国家统一前”。但既然“宪法”和《两岸关系条例》都是彰显国家统一的法律,为何蔡英文却又拒绝承认这两个宪制性法律所凸显的“两岸同属一个中国”亦即“九二共识”的核心内涵?

蔡英文的第一个“新”,是“新情势”。按她的诠释,就是“大陆应该本于新的情势需求,重新思考两岸关系,他们应该采取如何善意的态度,如果仍按照旧的方法、思考来处理,或者受制于官僚体制,若决策领导阶层不能摆脱官僚体制长期以来的想法,她觉得现今两岸关系需要的弹性与善意是不足的。”

也就是说,蔡英文把“九二共识”视作为“旧思维”了。这不对了。“九二共识”是大陆两岸政策的“压舱石”。不管是习近平,还是其他的什么人当领导人,都不能扔掉。只要在世界上仍然有“国家”这个概念,都是如此。相反,在进入真正的“新世纪”之后,国际公法上的“国家”概念,更为坚实。全世界的国家,都在捍卫国家领土和主权的完整、统一及安全,甚至不惜以战争来实现此目标。这个国家维一反对国土分裂的概念,永远不会“旧”。

蔡英文针对大陆“一直在讲,一张没有答完的考卷”,她觉得那是“一个没有善意的讲法”,因而提出了“新问卷”的说法。其实大陆要求她完成的“答卷”,其内容永远都是“新”的,不存在另行提出一个“新问卷”的问题。但这个“问卷”却是有时间限制的,不会永远等待蔡英文完成。在“十九大”开过,习近平大局已定之后,就可腾出手来处理台湾的问题,恐怕届时就是“收缴答卷”的时候了,不管蔡英文此时是否已经完成。尤其是面对蔡英文一方面假惺惺地说“维持现状”,另一方面却暗中怂恿其手下进行各式“台独”活动的严峻事实,不可能永远等蔡英文完成“答卷”。

蔡英文所说的“新模式”,是要两岸双方“共同维持和平稳定”。她还是采用“金蝉脱壳”计,回避“九二共识”的前提,而且还要把两岸和平稳定的操控权控制在自己的手中。——蔡英文十多年前任台湾陆委会主委时,无论是推动“小三通”还是“两岸台商春节包机”,最常用的一句话,是“可操之于我”。但她现在似乎不明白,经过十几年来两岸实力的此消彼长,现在“可操之于我”的是在大陆方面,台湾当局没有任何“本钱”可以操控两岸关系。这个态势,就连“非典型”的特朗普也明确感受到了,因而为了解决“朝核”问题,其对中国的态度竟然可以“发夹弯”,从“不屑”而转为有求于这个,并不惜与习近平套近乎。中国的这个实力“本钱”,蔡英文有吗?能插得上手吗?手中没有那个金刚钻,就不要揽瓷器活,奢谈什么“两岸共同维持”的“新模式”。

或许,蔡英文还在为“不刺激、不挑衅”,因而未有“地动山摇”而沾沾自喜。但却又忍耐不住,如不久前“决策高层”放话攻讦国台办主任张志军,就是一例。这个“决策高层”以为对台政策以张志军的层级也能决定,好像台湾那样,各唱各的调。须知道大陆是高度的统一,而且在习近平时期更是高度集权。下面层级的官员只是执行官。因而“决策高层”怪罪于张志军,显然是误判。

实际上,民进党从上至下都在误判的现象,比比皆是,蔡英文更不在话下。就连资深的民进党人,都在批评这种现象,并直指蔡英文用人决策有盲点。如果她不趁上台一周年进行“大执位”,还将继续误判。不过,倘是将曾经大搞“烽火外事”及“割喉割到断”的邱义仁出任蔡英文办公室秘书长或台湾“国安会”秘书长,那就更是台湾灾难的开始。

(本文来源:新华澳报) ​​​​